当前位置:
首页 民生研究>>
民生研究
张栋:银发经济破局中国养老之困
发布时间:2024-06-28

  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养老日益成为全社会关注的话题。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呈现老龄化程度深、发展速度快、持续时间长、应对任务重四个核心特点,面临“未富先老、未备而老”的挑战。从国际经验来看,人口老龄化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不少国家紧紧抓住银发经济的发展机遇,不仅有效满足了老年人多元养老需求,同时也通过银发经济带来的产业结构变革推动经济实现更高质量发展。2024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我国首个支持银发经济发展的专门文件——《关于发展银发经济增进老年人福祉的意见》,回应了近年来人口老龄化衍生出的养老服务需求,标志着我国银发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这对于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建设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推动养老产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银发经济发展潜力巨大

  大力发展银发经济既是提高广大老年人生活福祉的需要,也顺应了经济社会结构转型的趋势。我国已在2021年正式进入老龄社会,截至2023年末,60岁及以上人口达2.97亿人,约占全国总人口的21.1%。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老年人的消费观念和需求不断升级。他们更注重产品和服务的品质与个性化,需求涵盖医疗保健、生活用品、休闲娱乐等诸多方面。同时,庞大的老年消费群体为银发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而银发产业的发展对于推动我国产业创新和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带动生命健康、创新药品、医疗器械等产业的发展壮大,并促进相关服务业的发展。

  政策层面同样对银发经济有所支持和指引。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高度重视老龄工作,在加强顶层设计的同时,出台一系列政策文件,促进银发经济高质量发展。一是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要大力发展银发经济,推动人口高质量发展。相关部门也围绕培育银发经济出台多份文件,并对具体的银发产业和养老服务体系进行规划与部署。二是坚持有为政府与有效市场的协同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将政府基本养老服务体系完善提至新的高度,不仅提出了构建居家社区机构相协调的中国式养老服务体系的基本构想,还专门制定了国家基本养老服务清单,并强调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鼓励社会资本参与银发产业,以满足老年人多元化、高层次的养老需求。

  养老服务面临供需矛盾

  随着生活水平和人口基数的提升,老年人养老生活需求也呈现出多元化趋势。然而,由于老龄化进程的快速发展,家庭、社会和政府等不同养老供给主体面临着未备先老的困境。这导致当前我国养老服务面临着供给和需求不匹配的问题,集中表现在经济保障和服务保障两个方面。

  一方面,经济保障基础仍不牢固。从现实情况来看,养老保障体系可以划分为制度性保障和非制度性保障。制度性保障主要是指养老金制度,非制度性保障主要包括商业养老储备、继续就业的劳动收入和家庭内部的转移支付等。然而,在人口老龄化等因素的影响下,我国养老保障体系建设仍面临诸多问题。我国养老金体系以公共养老金制度为主体,职业养老金和个人养老金覆盖人群极其有限。随着人口老龄化的不断加深,我国现行养老金体系的制度赡养率将不断增加,而制度内养老保险的缴纳人数却在不断减少。如果保持现有制度不变,我国的养老金体系将面临较大压力。此外,我国商业养老金融产品种类虽多,但满足不同群体差异化需求的个性化产品仍有不足,同时养老产业体系整体有待健全。

  另一方面,服务保障不平衡且不充分。一是养老服务内容与需求不匹配。现行养老服务主要局限在基本生活照料和医疗护理等物质方面,侧重于保障基本生存型需求,而老年人需求量较大的养生护理、医养结合等服务供给不足,精神慰藉、养老金融、法律咨询、社会参与等发展型、精神型服务更是供给短板。二是养老床位存在有效供给不足和实际需求旺盛的结构性矛盾。其中,公办养老机构床位“紧俏”与民办养老机构床位“滞销”的结构性矛盾突出。三是养老服务专业人员短缺与人才流失严重并存。2022年,我国失能和半失能老年人约为4400万人,这部分群体对养老护理员的需求远高于当前的市场供给,养老服务人员缺口巨大。此外,由于待遇保障有限,加之劳动强度大、责任大、社会地位不高等原因,养老服务人才供给严重不足。

  铸就中国式养老服务之路

  未来,我们要通过发展银发经济,实现养老服务的本土化发展路径,在政策保障机制上需要充分考虑两个核心内容。一方面,提升养老服务保障能力,为满足多元化的养老服务需求提供物质基础;另一方面,丰富养老服务形式和内容,推动养老产业高质量发展。

  在经济保障方面,多方共担,夯实养老财富储备。一是进一步完善养老金体系。加快完善我国的养老金制度体系,通过延迟退休年龄、做实缴费基数、改革待遇调整机制等方式,构建一个更加高效、平衡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架构。同时,通过自动加入机制、强化税收优惠等措施,提高职业养老金和个人养老金制度的覆盖面和保障水平。二是鼓励社会养老财富储备。着眼老年人的金融服务需求,加快开发个性化的养老金融产品,探索代际养老、以房养老、预防式养老等金融服务模式。借助新兴技术手段,创新通用型金融产品和零售金融业务,更好满足老年人对照料服务、便捷生活、交通出行、文体娱乐等方面的综合需求。

  在服务保障方面,多措并举,丰富服务内容。一是优化养老服务模式。完善养老服务机构布局,提升服务精准性。进一步细化居家养老服务的支持政策,从人力、物力、财力、政策等方面加强投入,重点支持社区和居家养老服务机构发展。严格落实社区养老服务用地与设施建设文件,确保社区和居家养老服务机构的网点布局合理。加强对高龄老人、失能失智失独老人、空巢老人和贫困老人的养老服务供给,提升服务精准性和针对性。加强社区、居家养老与机构养老之间的协作,实现养老机构专业服务向社区、家庭延伸,切实提升养老服务品质。二是加强养老产品研发应用。一方面,推进智慧社区建设,支持养老服务机构、社会组织和企业利用物联网、云计算、移动互联网、智能终端等新兴技术,打造老年人居家呼叫服务系统和应急救援网络等平台,更好调度各类资源提供线上线下养老服务。另一方面,加快智慧养老产品研发,鼓励企业积极利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和新装备,开发适合老年人身心特点和特殊需要的产品用品。同时,推广应用智能护理机器人、家庭服务机器人,大力发展康复辅助器具产业,培育一批各具特色、管理规范、服务标准的龙头养老服务企业,不断丰富养老服务新模式、新业态,加快养老产业高质量发展。

(作者系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教授)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友情链接
承办单位:北京市普惠公益民生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甲12号D座  邮编:100036  邮箱:cmsa@cmsa.org.cn
京ICP备202103787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4095   版权所有Copyright 民生智库
民生研究
张栋:银发经济破局中国养老之困
发布时间:2024-06-28

  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养老日益成为全社会关注的话题。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呈现老龄化程度深、发展速度快、持续时间长、应对任务重四个核心特点,面临“未富先老、未备而老”的挑战。从国际经验来看,人口老龄化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不少国家紧紧抓住银发经济的发展机遇,不仅有效满足了老年人多元养老需求,同时也通过银发经济带来的产业结构变革推动经济实现更高质量发展。2024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我国首个支持银发经济发展的专门文件——《关于发展银发经济增进老年人福祉的意见》,回应了近年来人口老龄化衍生出的养老服务需求,标志着我国银发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这对于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建设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推动养老产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银发经济发展潜力巨大

  大力发展银发经济既是提高广大老年人生活福祉的需要,也顺应了经济社会结构转型的趋势。我国已在2021年正式进入老龄社会,截至2023年末,60岁及以上人口达2.97亿人,约占全国总人口的21.1%。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老年人的消费观念和需求不断升级。他们更注重产品和服务的品质与个性化,需求涵盖医疗保健、生活用品、休闲娱乐等诸多方面。同时,庞大的老年消费群体为银发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而银发产业的发展对于推动我国产业创新和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带动生命健康、创新药品、医疗器械等产业的发展壮大,并促进相关服务业的发展。

  政策层面同样对银发经济有所支持和指引。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高度重视老龄工作,在加强顶层设计的同时,出台一系列政策文件,促进银发经济高质量发展。一是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要大力发展银发经济,推动人口高质量发展。相关部门也围绕培育银发经济出台多份文件,并对具体的银发产业和养老服务体系进行规划与部署。二是坚持有为政府与有效市场的协同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将政府基本养老服务体系完善提至新的高度,不仅提出了构建居家社区机构相协调的中国式养老服务体系的基本构想,还专门制定了国家基本养老服务清单,并强调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鼓励社会资本参与银发产业,以满足老年人多元化、高层次的养老需求。

  养老服务面临供需矛盾

  随着生活水平和人口基数的提升,老年人养老生活需求也呈现出多元化趋势。然而,由于老龄化进程的快速发展,家庭、社会和政府等不同养老供给主体面临着未备先老的困境。这导致当前我国养老服务面临着供给和需求不匹配的问题,集中表现在经济保障和服务保障两个方面。

  一方面,经济保障基础仍不牢固。从现实情况来看,养老保障体系可以划分为制度性保障和非制度性保障。制度性保障主要是指养老金制度,非制度性保障主要包括商业养老储备、继续就业的劳动收入和家庭内部的转移支付等。然而,在人口老龄化等因素的影响下,我国养老保障体系建设仍面临诸多问题。我国养老金体系以公共养老金制度为主体,职业养老金和个人养老金覆盖人群极其有限。随着人口老龄化的不断加深,我国现行养老金体系的制度赡养率将不断增加,而制度内养老保险的缴纳人数却在不断减少。如果保持现有制度不变,我国的养老金体系将面临较大压力。此外,我国商业养老金融产品种类虽多,但满足不同群体差异化需求的个性化产品仍有不足,同时养老产业体系整体有待健全。

  另一方面,服务保障不平衡且不充分。一是养老服务内容与需求不匹配。现行养老服务主要局限在基本生活照料和医疗护理等物质方面,侧重于保障基本生存型需求,而老年人需求量较大的养生护理、医养结合等服务供给不足,精神慰藉、养老金融、法律咨询、社会参与等发展型、精神型服务更是供给短板。二是养老床位存在有效供给不足和实际需求旺盛的结构性矛盾。其中,公办养老机构床位“紧俏”与民办养老机构床位“滞销”的结构性矛盾突出。三是养老服务专业人员短缺与人才流失严重并存。2022年,我国失能和半失能老年人约为4400万人,这部分群体对养老护理员的需求远高于当前的市场供给,养老服务人员缺口巨大。此外,由于待遇保障有限,加之劳动强度大、责任大、社会地位不高等原因,养老服务人才供给严重不足。

  铸就中国式养老服务之路

  未来,我们要通过发展银发经济,实现养老服务的本土化发展路径,在政策保障机制上需要充分考虑两个核心内容。一方面,提升养老服务保障能力,为满足多元化的养老服务需求提供物质基础;另一方面,丰富养老服务形式和内容,推动养老产业高质量发展。

  在经济保障方面,多方共担,夯实养老财富储备。一是进一步完善养老金体系。加快完善我国的养老金制度体系,通过延迟退休年龄、做实缴费基数、改革待遇调整机制等方式,构建一个更加高效、平衡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架构。同时,通过自动加入机制、强化税收优惠等措施,提高职业养老金和个人养老金制度的覆盖面和保障水平。二是鼓励社会养老财富储备。着眼老年人的金融服务需求,加快开发个性化的养老金融产品,探索代际养老、以房养老、预防式养老等金融服务模式。借助新兴技术手段,创新通用型金融产品和零售金融业务,更好满足老年人对照料服务、便捷生活、交通出行、文体娱乐等方面的综合需求。

  在服务保障方面,多措并举,丰富服务内容。一是优化养老服务模式。完善养老服务机构布局,提升服务精准性。进一步细化居家养老服务的支持政策,从人力、物力、财力、政策等方面加强投入,重点支持社区和居家养老服务机构发展。严格落实社区养老服务用地与设施建设文件,确保社区和居家养老服务机构的网点布局合理。加强对高龄老人、失能失智失独老人、空巢老人和贫困老人的养老服务供给,提升服务精准性和针对性。加强社区、居家养老与机构养老之间的协作,实现养老机构专业服务向社区、家庭延伸,切实提升养老服务品质。二是加强养老产品研发应用。一方面,推进智慧社区建设,支持养老服务机构、社会组织和企业利用物联网、云计算、移动互联网、智能终端等新兴技术,打造老年人居家呼叫服务系统和应急救援网络等平台,更好调度各类资源提供线上线下养老服务。另一方面,加快智慧养老产品研发,鼓励企业积极利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和新装备,开发适合老年人身心特点和特殊需要的产品用品。同时,推广应用智能护理机器人、家庭服务机器人,大力发展康复辅助器具产业,培育一批各具特色、管理规范、服务标准的龙头养老服务企业,不断丰富养老服务新模式、新业态,加快养老产业高质量发展。

(作者系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教授)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友情链接
承办单位:北京市普惠公益民生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甲12号D座
邮编:100036 邮箱:cmsa@cmsa.org.cn
京ICP备202103787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4095
版权所有Copyright 民生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