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民生研究>>学术文章>>
学术文章
刘润为:民营企业政治引领的核心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发布时间:2023-03-13

习近平同志要求非公党企业的党组织“企业发展中发挥政治引领作用”。经过学习、思考,我认为,对于民营企业来说,这种领导的核心就是教育企业家和广大职工自觉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民营企业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现实依据

民营企业作为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私有经济,肯定具有一般私营经济的性质,这是不必讳言的事情。但是,在不同的社会条件下,它的历史作用也可能发生变化甚至根本性的变化。

中国的民营企业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由中国共产党扶植起来的经济成分。它从一出生,就与中国的社会主义存在割不断的血缘关系。没有党和政府的特定政策,就没有民营企业;没有数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民营企业在经济、政治、文化上就没有立足之地;没有全社会的人才、资金、资源和市场的支持,就没有民营企业的发展;没有党和人民的哺育和教育,就没有至今已然成才的民营企业家。民营企业的这种“出身”和成长经历,赋予它以迥然不同于资本主义世界私营企业的新的性质。这一新的性质,就是天然地带有社会主义的因素。只要中国社会主义的基本性质没有变,民营企业的存在与发展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为了向更高级的社会主义形态过渡而准备必要的物质存在条件。

这种不同于西方私营企业的新质,是党组织引领民营企业坚持中国特色这会主义的现实依据。

引领民营企业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四大任务

一、引领民营企业坚定依靠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

大家都知道,自1840年西方列强用大炮轰开中国大门以后,国际资本主义就“合龙”成为一个完成的世界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国际资本居于中心位置,而中国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则处于边缘地带。中心与边缘的关系,是主宰与从属的关系、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刀俎与鱼肉的关系。这种关系决定国际资本绝不容许中国变成一个独立富强的资本主义国家。毛泽东曾经深刻指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反对中国独立,反对中国发展资本主义,就是中国的近代史。”张謇是第一个状元下海的的事业家,穆藕初是实业界的第一个“海归派”。就个人资质来说,他们比我们当今的一些民营企业家还要优秀。但是在国际资本及其在中国的买办——官僚资本的挤压下,他们的企业都以破产而告终。在今天,这个世界体系依然没有改变。除极少数靠出卖国家利益拿“回扣”的买办企业外,包括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在内的民族企业,都正在面临国际资本的严重威胁。只要你有了一点儿自己的核心技术,只要你在国际市场上表现出了几分活力,它们就会伙同其控制的政府,必欲置你于死地而后快。华为、通领、TCL、尚德、英利、天合、三一重工等优秀民营企业都曾有过这方面的遭遇。但是今天的民营企业毕竟有着与张謇、穆藕初不同的命运。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背后有一个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个制度、这个国家可以凭借高度的国家动员力和经济凝聚力,在国际市场中帮助民营企业战胜各方国际资本的挤压和挑战。这也就是说,既然国际资本是最主要的威胁,民营企业要生存要发展,就必须依靠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依靠社会主义国家的强大。那种社会主义是民营企业发展障碍的新自由主义说教,民营企业家们是不能听的。

二、引领民营企业自觉增加社会主义的元素。

民营企业尽管是私营企业,尽管要遵从资本发展的一般规律,但是在社会主义条件,还是要在一定程度上超越资本的逻辑,还是要努力坚持以人为本。只有这样,才算是有些社会主义的表现。比如在生产过程中,要尊重工人们的历史首创精神;在分配上,不要差距拉得过大,要尽量向劳动者倾斜一些;在企业管理上,应该对工人多一些关爱、多一些对他们自身发展的长远设计和安排。在这些方面,我们至少不应该比西方资本主义还要糟糕。

三、引领民营企业自觉尊重国有企业的老大哥地位。尊重国有企业,就是尊重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既是尊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能否认,在市场竞争中,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之间寻在矛盾,有时甚至是很尖锐的矛盾。但是,决不能因此挖国有企业的墙脚。整垮了国有企业,也就整垮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了那个时候,国际资本就会趁虚而入,民营企业就会面临灭顶之灾。与此同时,我们还应当看到,如今的国有企业,除少数处于关键领域的以外,大多实现了投资主体多元化,与民营企业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复杂联系,企业在利益上的一致性日趋显著,这是扩大合作、减少内耗的基础性条件。说到底,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的矛盾,是自家的矛盾、兄弟之间的矛盾。即使是这样的矛盾,也不值得鼓励,而必须进行有效的化解。民营企业要从维护国家安全、保卫国家经济命脉的高度,永远把国有企业视为第一小提琴手,自觉自愿地尊重它、辅助它。国有企业则应有老大哥的风范,帮助民营企业实现制度升级、增强创新能力、改善发展环境,特别是在民营企业遇到困难时,更要及时地出以援手。“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这是处理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之间矛盾的底线。

四、引领民营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勇于担当是中国商人的一个好传统。早在公元前627年,就有郑国商人弦高用4张牛皮和12头牛计退秦军,使自己的国家免遭侵略的故事。近代著名桥商陈嘉庚一生追求进步,慷慨赞助旧民主革命、抗日战争和中国人民的解放、建设事业,堪称爱国企业家的光辉典范。在今天,我们的民营企业家更应当以民族大义为重,以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为重,积极用企业的经营成果回报祖国和人民,甚至在国家民族需要的关键时刻勇于奉献和牺牲。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表现出社会主义国家民营企业的美德,才能充分彰显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才能为民营企业发展赢得更大的空间。

    刘润为,《求是》杂志社原副总编辑



友情链接
承办单位:北京市普惠公益民生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甲12号D座  邮编:100036  邮箱:cmsa@cmsa.org.cn
京ICP备202103787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4095   版权所有Copyright 民生智库
学术文章
刘润为:民营企业政治引领的核心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发布时间:2023-03-13

习近平同志要求非公党企业的党组织“企业发展中发挥政治引领作用”。经过学习、思考,我认为,对于民营企业来说,这种领导的核心就是教育企业家和广大职工自觉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民营企业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现实依据

民营企业作为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私有经济,肯定具有一般私营经济的性质,这是不必讳言的事情。但是,在不同的社会条件下,它的历史作用也可能发生变化甚至根本性的变化。

中国的民营企业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由中国共产党扶植起来的经济成分。它从一出生,就与中国的社会主义存在割不断的血缘关系。没有党和政府的特定政策,就没有民营企业;没有数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民营企业在经济、政治、文化上就没有立足之地;没有全社会的人才、资金、资源和市场的支持,就没有民营企业的发展;没有党和人民的哺育和教育,就没有至今已然成才的民营企业家。民营企业的这种“出身”和成长经历,赋予它以迥然不同于资本主义世界私营企业的新的性质。这一新的性质,就是天然地带有社会主义的因素。只要中国社会主义的基本性质没有变,民营企业的存在与发展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为了向更高级的社会主义形态过渡而准备必要的物质存在条件。

这种不同于西方私营企业的新质,是党组织引领民营企业坚持中国特色这会主义的现实依据。

引领民营企业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四大任务

一、引领民营企业坚定依靠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

大家都知道,自1840年西方列强用大炮轰开中国大门以后,国际资本主义就“合龙”成为一个完成的世界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国际资本居于中心位置,而中国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则处于边缘地带。中心与边缘的关系,是主宰与从属的关系、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刀俎与鱼肉的关系。这种关系决定国际资本绝不容许中国变成一个独立富强的资本主义国家。毛泽东曾经深刻指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反对中国独立,反对中国发展资本主义,就是中国的近代史。”张謇是第一个状元下海的的事业家,穆藕初是实业界的第一个“海归派”。就个人资质来说,他们比我们当今的一些民营企业家还要优秀。但是在国际资本及其在中国的买办——官僚资本的挤压下,他们的企业都以破产而告终。在今天,这个世界体系依然没有改变。除极少数靠出卖国家利益拿“回扣”的买办企业外,包括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在内的民族企业,都正在面临国际资本的严重威胁。只要你有了一点儿自己的核心技术,只要你在国际市场上表现出了几分活力,它们就会伙同其控制的政府,必欲置你于死地而后快。华为、通领、TCL、尚德、英利、天合、三一重工等优秀民营企业都曾有过这方面的遭遇。但是今天的民营企业毕竟有着与张謇、穆藕初不同的命运。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背后有一个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个制度、这个国家可以凭借高度的国家动员力和经济凝聚力,在国际市场中帮助民营企业战胜各方国际资本的挤压和挑战。这也就是说,既然国际资本是最主要的威胁,民营企业要生存要发展,就必须依靠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依靠社会主义国家的强大。那种社会主义是民营企业发展障碍的新自由主义说教,民营企业家们是不能听的。

二、引领民营企业自觉增加社会主义的元素。

民营企业尽管是私营企业,尽管要遵从资本发展的一般规律,但是在社会主义条件,还是要在一定程度上超越资本的逻辑,还是要努力坚持以人为本。只有这样,才算是有些社会主义的表现。比如在生产过程中,要尊重工人们的历史首创精神;在分配上,不要差距拉得过大,要尽量向劳动者倾斜一些;在企业管理上,应该对工人多一些关爱、多一些对他们自身发展的长远设计和安排。在这些方面,我们至少不应该比西方资本主义还要糟糕。

三、引领民营企业自觉尊重国有企业的老大哥地位。尊重国有企业,就是尊重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既是尊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能否认,在市场竞争中,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之间寻在矛盾,有时甚至是很尖锐的矛盾。但是,决不能因此挖国有企业的墙脚。整垮了国有企业,也就整垮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了那个时候,国际资本就会趁虚而入,民营企业就会面临灭顶之灾。与此同时,我们还应当看到,如今的国有企业,除少数处于关键领域的以外,大多实现了投资主体多元化,与民营企业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复杂联系,企业在利益上的一致性日趋显著,这是扩大合作、减少内耗的基础性条件。说到底,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的矛盾,是自家的矛盾、兄弟之间的矛盾。即使是这样的矛盾,也不值得鼓励,而必须进行有效的化解。民营企业要从维护国家安全、保卫国家经济命脉的高度,永远把国有企业视为第一小提琴手,自觉自愿地尊重它、辅助它。国有企业则应有老大哥的风范,帮助民营企业实现制度升级、增强创新能力、改善发展环境,特别是在民营企业遇到困难时,更要及时地出以援手。“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这是处理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之间矛盾的底线。

四、引领民营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勇于担当是中国商人的一个好传统。早在公元前627年,就有郑国商人弦高用4张牛皮和12头牛计退秦军,使自己的国家免遭侵略的故事。近代著名桥商陈嘉庚一生追求进步,慷慨赞助旧民主革命、抗日战争和中国人民的解放、建设事业,堪称爱国企业家的光辉典范。在今天,我们的民营企业家更应当以民族大义为重,以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为重,积极用企业的经营成果回报祖国和人民,甚至在国家民族需要的关键时刻勇于奉献和牺牲。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表现出社会主义国家民营企业的美德,才能充分彰显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才能为民营企业发展赢得更大的空间。

    刘润为,《求是》杂志社原副总编辑

友情链接
承办单位:北京市普惠公益民生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甲12号D座
邮编:100036 邮箱:cmsa@cmsa.org.cn
京ICP备202103787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4095
版权所有Copyright 民生智库